APP 微信

微信二维码

登录 注册 投稿
热门搜索: app 创业 三星 深圳 Android 乐视 罗斯 Apple Watch 虚拟现实 更多>

硅谷模式真的鼓励创新吗?可为什么最具突破性的技术却无人问津?

2018/4/15 21:19:21  来源于:腾讯科技  阅读:247次

【腾讯科技编者按】《哈佛商业评论》日前撰文称,虽然当今科技行业十分推崇风投模式,但实际上,这只是在特定的时间,针对特定的行业设计的一种创新模式。倘若要开发真正有突破性的技术,风投模式就无法充分发挥作用,甚至会阻碍新技术的发展。所以才应该设计一套全新的生态系统,为真正的技术突破提供资金支持。

以下为腾讯科技(微信号ID:qqtech)编译整理的原文内容:

过去几十年,硅谷已经成为科技行业创业精神的强劲引擎。在很多人眼中,它甚至成了万灵药。企业高管都希望在自己的文化中注入“硅谷基因”,政策制定者也认为风投支持的创业精神可以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

这种想法非常危险。硅谷模式虽然很有魅力,但它却是在特定的时间,针对特定的行业,面向一组特定的技术发展起来的。虽然可以为其他行业和问题提供有价值的参考,但这种模式却未必具有普适性。

很多人认为,风险投资支持的创业模式可以用来解决所有问题。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实际情况是,这种模式只能对特定市场的成熟技术进行商业化。随着我们逐渐进入新的创新时代,这种模式已经越来越不适用,必须发展新的模式才能真正开创未来。

硅谷模式

1968年,在投资人亚瑟·洛克(Arthur Rock)的支持下,一群从仙童半导体离职的高管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也就是后来的英特尔。正如安娜丽·萨克森尼(AnnaLee Saxenian)在她那篇关于湾区计算机行业崛起的文章《区域优势》(AnnaLee Saxenian)中所说,这笔交易在很大程度上为硅谷的商业模式奠定了基调。

那时候,东部的老牌企业还在与大银行合作组建新的公司。而在湾区,则是由资金量不大的风险投资家负责投资创业公司,他们中的很多人之前都曾是工程师。斯坦福工程学院院长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以及惠普等既有公司,也在投入大量资源拓宽和加强创业生态系统。

然而,萨克森尼后来表示,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很多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由于北加州地区工业匮乏,所以科技创业者往往比较团结。类似地,当时也没有多少大企业可以跟斯坦福合作,所以他们才会寻找创业者。正是这些特点促成了当时与众不同的硅谷模式。

这种模式在早期取得的成功使之实现了自我延续。工程师成了创业者,并因此发家致富。他们随后又转型为投资人,支持新的创业公司,进而为当地吸引更多工程师,而其中的很多人也都投入创业大军。到1980年代,硅谷已经超过波士顿的128号公路,成为美国的科技中心。

硬科技的艰难之路

2014年,一位名叫埃托夏·凯芙(Etosha Cave)的斯坦福毕业生跟两个同事一起踏上了创业历程。她的实验室发现了一种新的方式,可以将碳排放转化成更有用的产品,而他们也相信这项技术蕴含着巨大的商业前景。

他们的住处距离帕罗奥尔托著名的沙丘路不远,那里云集了很多风险投资公司,所以向那些帮助北加州地区的科技行业繁荣发展的风投寻求帮助,就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但他们却很快失望而归。如果他们是想开发一款智能手机应用,肯定会受到热情款待,但这样一种硬技术却几乎无人问津。

当埃托沙和她的创业伙伴希望利用硅谷的生态系统启动自己的项目时,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风险投资家通常都希望看到实际产品。但他们只有几篇化学论文、一些科研数据,还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想法。他们估计,大约需要100万到200万美元才能开发出原型产品,但他们没有这么多钱,也不知道从哪里筹集这么多钱。

“如果主要风险是财务风险,风险投资模式的效果就很好,因为创业团队会努力做大他们的商业模式。但如果同时存在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这种模式就效果欠佳。”艾洛·阿基里克(Errol Arkilic)说,他是一名专门投资硬科技的风险投资家。“其中存在很多未知,所以需要采取不同的方式。”

Cyclotron Road是一个与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合作部署的高等技术孵化项目,其创始总监伊恩·古尔(Ilan Gur)也指出,工业化技术面临的销售环境更为复杂:“与消费市场相比,工业化技术需要考虑更多因素,然后才能从单纯的兴趣发展成真正的市场机会。对于更加深奥的技术来说,不可能总是按照风险投资的节奏创新——这种节奏要求企业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大规模。”

候选方案

埃托沙虽然很失望,但仍然很坚定,她在2014年夏天参加汤姆凯特可持续能源中心( TomKat Center for Sustainable Energy)举办的一场清洁科技活动上获得了突破。该中心主任布莱恩·巴索罗梅兹(Brian Bartholomeusz)对她表示,他正在努力让这样的技术走出实验室,所以他鼓励埃托沙申请一笔拨款。

很快,她和她的创业伙伴就获得了来自Cyclotron Road的拨款,随后又获得了Breakout Labs的进一步支持(这是一家由Thiel Foundation支持的非盈利基金),后来还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SBIR拨款。直到获得这些非传统投资者的支持,埃托沙和她的创业伙伴才得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他们决定把它叫做Opus 12。

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非常幸运。在2009年之前,这些机构都没有出现,它们的创立正是为了应对创业系统中逐渐被人意识到的一个深坑。如果你有一个想法,可以用成熟的技术来解决众所周知的问题,那就比较容易获得融资。但如果你要开发一种有望真正改变世界的新技术,那就很难获得风险投资的支持。

埃托沙说,“如果再来一次,我会少花些精力学习如何撰写商业计划,多花些时间学习如何撰写拨款申请。我们早期的融资来源不是非营利组织,就是政府资源。”

寻找亟待解决的用例

早期的拨款以及Cyclotron Road提供的劳伦斯-伯克利的设施,让Opus 12得以开发出可以向投资者和客户展示的原型产品,但仍然需要找到一个可行的市场和商业模式。所以,Opus 12申请了I-Corps项目。

2011年创立的I-Corps秉承着史蒂夫·布兰克(Steve Blank)的精益创业原则,它设立的目的是帮助企业填平发现和商业化之间的鸿沟,也就是通常所谓的“死亡谷”。对于像埃托沙这样的科研创业者来说,这里相当于一种新兵训练营。他们强调称,“一旦与客户接触,所有的商业计划都会失效”,这就需要参与者“走出大楼”,跟几十个潜在客户展开沟通,寻找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起初,Opus 12瞄准了他们所能找到的最大的市场:乙醇,一种汽油添加剂。由于2016年的销售额达到640亿美元,这似乎是个巨大的机会。可惜的是,他们很快发现,由于相关企业的规模都很大,所以,没有背景的小公司根本无法进入该市场。

创业公司想要取得进展,需要的不是规模庞大的市场,而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用例。Opus 12在特殊气体领域发现了商机,这些气体在很多工业化流程中都很有用,但分配的难度和成本却很高。由于Opus 12能够当场制作这些气体,所以可以大幅降低成本,提升可靠的供应。

创造新的生态系统

如今,在创业4年之后,Opus 12终于开始吸引传统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有望在未来一年内获得第一份订单,然后扩大规模。“我们的第一个产品大概跟洗碗机尺寸差不多,之后的尺寸会达到冰箱那么大,然后是集装箱,最后是一座工厂那么大。”埃托沙说。

不过,由于多数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时限很多都是5年,所以硅谷模式很不适合硬科技创业公司,这种公司需要验证的不只是商业模式,还包括技术本身。我们需要根据投资者、创业者和技术人员组成的新生态系统来设计一套新的模式。

很显然,这套生态系统的核心是那一系列帮助Opus 12成功起步的联邦政府项目和非盈利基金会组成的网络。然而,同样明显的是,硬科技生态系统还必须得到更多的支持,才能真正复制IT和其他行业的成功。

各州及地方政府可能出手相助,他们已经表现出一定的意愿,希望利用奥巴马政府时期建立的制造中心来支持地方行业的发展。底特律就有一处设施是由两个这样的中心负责管理的,一个专门开发复合材料,另一个专门生产轻质金属,目的都是为了给汽车行业提供支持。

另外一种可能则是企业风投,他们往往拥有足够的技术能力来评估硬技术投资的可行性。这些机构可以发挥双重作用,既能为科研创业者提供支持,还能为老牌企业注入新颖的技术。

总之,我们必须要明白,硅谷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技术和所有行业。没有一种创新战略可以放之四海皆准,所以才应该不断扩充我们的工具箱。(编译/长歌)

[责任编辑:恋依鱼]

【此文为本站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欢迎任何理性的讨论和争议,如有任何异议,欢迎参与讨论。】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选图片
    更多图片
    标签
      热门文章
        热门专题
          更多专题
          k资讯APPlogo
          分享
          网页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