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微信

微信二维码

登录 注册 投稿
热门搜索: app 创业 三星 深圳 Android 乐视 罗斯 Apple Watch 虚拟现实 更多>

“得路人者得天下”,这股席卷全网的“菊风”是如何刮起来的?

2018/6/4 20:59:34  来源于:全媒派  阅读:262次

到今天为止,不可能有谁的小眼睛还没看菊老师。

人家汪苏泷都在问了:怎么给王菊投票?

你可能不看《创造101》,可能从未pick过小姐姐,但你不可能不知道王菊。“菊色风暴”幕后推手大起底,为你揭秘这股名为“陶渊明”的神秘力量。

今天,你给王菊投票了吗?

菊势不妙,需要你的一票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菊花开。

王菊微信指数图

2018年5月27日,持续火爆的女团综艺《创造101》播出了第六期。在这一期节目中,“女团奇葩”王菊在舞台上表现出了超然的自信与坦荡,直言“不想回到过去,精神独立最重要”、“女团的标准和包袱已经被我吃掉了”。

在王菊洒脱地说出这些话语时,“全民追星风暴”之“菊色预警”便已悄然发布。

由于王菊黝黑、健壮的“反女团”式形象,从最初作为踢馆选手登场开始,便受到众人diss,排名垫底。被一席“菊言菊语”戳中小心心的粉丝们化身“正义斗士”,展开了一场席卷全网的“菊风行动”——“菊势不妙,需要你的一票!”

自称“陶渊明”的王菊粉丝们展现出了惊人的执行力与创造力,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被淹没在“菊色海洋”之中。传统的控评开始被陶渊明们利用为“救生设备”——哦,不对,是“控瓶”:

“菊”系列表情包也成为了行动的旗帜:

“土豪”陶渊明们甚至想到了游轮:

短短一个周末,王菊的榜单排名便完成了从94名到36名的绝境逆袭,并在周二凌晨登顶榜首。这场呼吁“拯救王菊”的“菊风行动”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影响力,并在帮助王菊登顶榜单的同时,也成功将“拯救王菊”化为了一场全民狂欢的行动,甚至催生出了崭新的“菊”文化

作为新生网络亚文化的典型,“菊”文化几乎包含了所有网络亚文化的可能表现形式:从朗朗上口的打油诗到众人皆知的神梗,从魔性表情包到专属语言《菊话宝典》,任何互联网居民打开手机,就可能“被菊淹没,不知所措”。什么?你只喜欢刷淘宝?陶渊明们也为你准备了“菊色”大礼包——“菊式周边”欢迎您来选购。

今夜我们都是陶渊明

在“菊风行动”还未聚集成为风暴的27日晚,大多数吃瓜群众还是所谓的“菊外人”。

而这场“菊风行动”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其惊人的粉丝转化率。短短两天时间之内,几乎全网的“菊外人”们都诚心诚意地加入“菊家军”,成为一名爱菊护菊的陶渊明。

作为饭圈的最大基地,微博自然是陶渊明们的主要战场。伴随着大批量表情包出产、打call短视频流传,王菊在一夜之间迅速被送上热搜榜,并在29日霸占榜单近半日。微博主战场首战告捷,形成一片“大好菊势”。

陶渊明们最为奇妙的点子莫过于“控瓶”。微信漂流瓶这一陌生人社交渠道沉寂多年,却在“菊色”攻占下又一次火爆起来——不得不说,陌生人社交平台拥有众多的用户资源,接近其他用户的手段也最为方便快捷,对于“无差别进攻”的陶渊明们,的确是最佳战场。面对屏幕那头还在期待着摇到美女的陌生人,陶渊明们使出十八般武艺,只为帮菊姐拉票。

不仅微信迅速成立了无数应援团为王菊打call,陶渊明们甚至还将“菊风”吹进了游戏圈

菊姐霸气、独立、不羁的形象更为gay圈一众基佬们注入了一针兴奋剂,gay圈大V“老鸡灯儿”带头从“菊黑”化身为虔诚陶渊明,不分昼夜地在微博中安利王菊,刷着菊姐最新榜单动态。菊姐要是淘汰,gay圈第一个不服:创造101要是没有了王菊,就会变成创造11,因为没有0会看!

助王菊逆风翻盘的,是路人粉

从微博、微信到聚集大众网民的漂流瓶、以宅男为主体的游戏圈与常被人忽视的gay圈,“菊色风暴”几乎触及了互联网圈子的每一个角落。大批围观群众化身“路人粉”,成为打榜拉票的熟练工。

可以说,王菊的逆袭,脱胎于路人粉的崛起

我的爱豆,由我来守护

通常来讲,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粉丝”,就必然会进入名为“饭圈”的圈子。

全媒派往期文章《追星2.0时代:还以为粉丝只会无脑吹?他们的造星专业力超乎你想象》中,详细揭秘了神秘的饭圈组织。为了凝聚力量、一同打榜追星的粉丝们聚集在一起,在长年累月的自发宣传、后援活动之中形成了一个井然有序、强大而专业的“饭圈”。饭圈拥有自己独有的专业名词与偶像运营逻辑,与偶像本身的专业经纪团队一同成为偶像经济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控评”便是最为典型的饭圈应援行为。一旦有涉及自家偶像的社交话题,饭圈后援会便会有序组织粉丝到该话题下进行正面评论,并积极点赞占领热评区的“抢眼领地”。控评往往由专有的后援会部门(一般称为“反黑组”、“净化组”等)进行组织,有一套统一的流程规定。

典型控评行为

“养成系”偶像的出现使饭圈进入蓬勃生长之势,粉丝对于艺人包装、运作的影响力已经不输专业团队。这些积极控评、参与应援活动,甚至专注投入于后援会组织运作、成为饭圈大佬的人们,通常被称为“死忠粉”。他们有着极强的黏性,愿意为偶像付出巨大的时间与精力投入,相较于仅仅是听说过偶像并略有好感的“路人粉”,“死忠粉”们才是传统偶像经济最为强大的力量

饭圈粉丝分类

对不起,路人粉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然而,在这股“菊风”之中,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漂流瓶、游戏小喇叭、微信/QQ群聊、社交媒体消息……“为菊打call”的信息覆盖了整个社交网络,一时间,全网几乎都是“菊外人”造星宣传的传播渠道从未如此多样,传播形式也披上了“土味”的外衣,使“菊色风暴”下沉至曾经的流量小生们无法触及的领域

而无论是出于玩梗心理,还是出于真心的喜爱,“菊外人”们大多选择了动动手指点进投票链接、转发菊味表情包,轻松转为陶渊明,将王菊捧上女团第一人的王座。

这让人不由得想起五月初一夜出道的郭炜炜。尽管打榜送上热搜的初衷不同,但两位“巨星”的“粉丝”都表现出了惊人的力量。两位C位出道的“新偶像”同样在一夜之间登顶榜首,霸占微博热搜,相关表情包、应援物被迅速制作、流传。同时,他们的粉丝也都是“路人粉”——那些几乎从未涉足过饭圈,在此之前或许并不知道“应援”为何物的人们

一夜出道的郭炜炜——一位表示自己非常无辜的游戏制作人

曾经被认为“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路人粉们,证明了自己强大的执行力。在传统的饭圈运营中,将自家偶像送上榜单首位、获得波及全网的影响力,是一件需要长期努力、细致耕耘的难事。死忠粉们虽然努力,但毕竟有着人数上的天然弱势——“核心玩家”,必然是稀缺之物。而作为“普通玩家”的路人们,一旦凝结起来,便会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

路人的力量可以归结为两个字:多与快。“吃瓜群众”大概是互联网上基数最为庞大的群体,而一旦戳中了他们的嗨点,事件便会迅速由“吃瓜群众”传递给更多的“吃瓜群众”——这一切,只在瞬息之间。点点转发、存个表情包从来不是什么麻烦事,在全民的“哈哈哈哈哈”之中,通往“巨星”的天堑就这样被轻易抹除

有人调侃,王菊粉丝团“可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少数一批在中国民主选举领域掌握了大量实战经验、并在portfolio里有成功案例的人才”。这些将“应援文化”玩出了不同境界的路人粉们,依靠自身强大的裂变潜能,将一阵微弱的气流爆发成为席卷网络的风暴

在五天的“战役”之后,吸引更多路人参与其中的,早已不是王菊,而是画风清奇的陶渊明——他们甚至改写了粉丝圈的传统控评画风,化戾气为菊气,又圈了一波菊外人的好感。

圈粉的陶渊明

在这个注意力稀缺的时代,得路人粉者,必得天下。

一场愉悦的刷屏

陶渊明不能成就王菊,王菊与陶渊明一起才可以。

在裂变的最初,王菊作为社交货币而存在:人们对她的名字好奇,对她的属性反差好奇,更对“陶渊明”好奇。同事朋友的圈子里忽然注意到了这帮“异类”的崛起,互相科普时免不了带上菊言菊语。

在这一轮扩散中,王菊立住了人设:外形跳脱主流审美,内在充满独立自信;与此同时,粉丝陶渊明也打响了招牌:无所不用其菊地拉票,脑洞大开占领社交网络的边边角角。

连路人们也能愉快刷屏时,就意味着全菊尽在掌控之中了。

这让人想到Lolcats(大笑猫)的例子。“大笑猫”是一场席卷外网的活动,内容很简单:给猫制作表情包配内涵文,如下图:

克莱·舍基在《认知盈余》中,分析lolcats案例时说道:“在‘你也可以玩这个游戏’中,蕴含的愉悦感并不仅仅存在于创造,它同样存在于分享中。……事实上,分享才是愉悦感的来源,没有人创造一只‘大笑猫’的目的是给自己留着。

同样地,我们每个人转发菊话宝典和表情包,也不是为了自娱自乐,而是为了愉悦地分享。在这场燎原式狂欢里,“菊姐”被路人转评赞并膜拜着,那个存在于表情包和菊话里的形象,其实可能连王菊自己也感到陌生。

王菊还能被复制吗?

王菊本身自带的差异化属性,是这场全民狂欢的最初源头。除了王菊本身的个性,陶渊明们对“菊色风暴”也功不可没。这大概是娱乐圈内最为壮观的一次自发传播运动——一夜爆红的郭炜炜仅仅在游戏圈内“火”了,而如今,陶渊明们遍布于整个社交网络。

不过,眼下声势浩大的菊风,或许会像众多流行一时的网络文化一般,迅速消逝于公众视野,成为多年后人们从故纸堆中翻出的“老梗”,但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没有天王的时代,王菊或许是近年来唯一享受过“全民pick”待遇的偶像

当偶像成为批量生产的“养成系产品”供核心粉丝群打造培养、相互竞争之时,路人粉们以压倒性的优势创造出“菊色奇迹”:死忠粉们努力追求的目标,我们可以轻松达到。庞大的流量、完整的周边产业链、鲜明的个人品牌、强有力的粉丝群体……一切偶像产业所渴求的,王菊都从路人粉身上得到了。

不过,靠路人粉带出更多路人粉的“王菊”,能被复制吗?

也许答案是肯定的。在这个时代,天王是不会再有了,但我们的情绪总会被牵引、总需要释放——也就是说,当人们的情绪势能累积到一定的临界点,总需要一个释放的出口。

“王菊”这个符号,给了普通人和流量主们最有弹性的、能被集中释放的空间。焦虑而压抑的生活之中,我们可以在膜拜慕强的同时,又能以各种裂变形式消解她的“权威”,陶渊明狂欢的过程还能被更外层的群众消费,可以说,这种尽占天时地利人和的符号,极为少见。

但总是会有的。只不过,下一群王菊和陶渊明想要收买全网人心,恐怕要更高深的修为,因为习惯了换台的我们,总想消费更新鲜的人设宝藏。

[责任编辑:恋依鱼]

【此文为本站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欢迎任何理性的讨论和争议,如有任何异议,欢迎参与讨论。】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选图片
    更多图片
    标签
      热门文章
        热门专题
          更多专题
          k资讯APPlogo
          分享
          网页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