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微信

微信二维码

登录 注册 投稿
热门搜索: app 创业 三星 深圳 Android 乐视 罗斯 Apple Watch 虚拟现实 更多>

薛之谦的另类“财路”:年收入近5000万,为何还是陷入“被包养”绯闻?

2017/9/14 10:32:48  来源于:无冕财经  阅读:238次

iPhone 8 发布之时,微博热搜却被“段子手”薛之谦承包了。

9月12日晚,微博认证为“前UUJULY 品牌主理人,模特”的微博用户@李雨桐Luyee发布微博长文自曝遭薛之谦骗财骗感情,表示自己曾是薛之谦的女友,且与薛之谦共同承担过其前妻高磊鑫索要的1000万离婚费。

李雨桐爆料微博截图。

随即,综艺节目《极限挑战》的官方微博转发了该微博并评论道:“哎,其实很早就知道你们在一起”。

而就在5天前的9月8日,薛之谦通过微博宣布与高磊鑫复合,令不少人感慨“又相信爱情了”。

一时间,微博炸开了锅,网友纷纷围观、评论、站队,忙得不可开交。截至发稿前,已有6万多人转发该微博,评论超过20万条。

桃色纠纷

“薛之谦选择和高磊鑫高调复合,让以往的一切都成了‘设计’,以及近几天我的留言私信里越来越多的揣测和诋毁,让我不得不陈述所有真相和事实。”对于为何选择此时发声,李雨桐如此解释。

在微博长文中,李雨桐透露,2012年薛之谦主动提出合作开设淘宝女装店UUJULY,合约期为10年,两人各占50%股份。李雨桐自述,经营该店期间,一场三角恋上演并引发了“灾难”:为了帮助薛之谦离婚,从2013年开始把UUJULY每个月赚到的血汗钱以100万或200万一笔的方式转给高磊鑫。

最终李雨桐离开了UUJULY,据其所述,薛再有别的恋情都与其无关。但在文章的最后,对于薛高复合一事她有些忿忿不平,“那曾经赔给高的钱,现在是不是成为我送给你们的嫁妆呢?”

图为李雨桐。

“戏子家事天下知”,该微博发出不久,关键词“薛之谦 李雨桐”便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引来诸多关注。

有网友质疑李雨桐实则是为出新歌炒作,“爆料没有证据且时间线混乱”。对此,李雨桐的朋友纷纷发声力挺。微博用户@DDshadow称,李雨桐曾陪同薛之谦去美国拍摄 MV、去韩国做修复手术,还给他修改《演员》编曲、借钱给高磊鑫、补贴各种开销(上上谦的亏损等),却遭薛之谦以“自己要火了需要保持单身形象”为由分手。

随后有网友称李雨桐当初和薛之谦火锅店的合伙人“有一腿”,在薛之谦离婚前还有个韩国男朋友。针对此种说辞,网红张大奕评论称:“这个韩国男朋友,是umi(李雨桐)和薛分手很久后谈的男朋友,我们都知道的。”网红湾湾则反击道:“怎么招,分手了都2年了还不能之后找男朋友?奇怪。”按照二者说法,李雨桐确实与薛之谦交往过。

“李雨桐养了薛之谦几年”的言论则把此事推上了高潮。

事实上,早在薛之谦与高磊鑫宣布复合之时,李雨桐的好友便开始为其打抱不平,直言“李雨桐养了薛之谦几年”,在李雨桐微博长文发出后愈燃愈烈。

薛之谦的粉丝、朋友直接否定了被包养一说。@逗小逼的人生撰文反驳,2015年薛之谦倾尽所有赔付高磊鑫1000万,彼时的薛之谦尽管不红,服装与上上谦(火锅店)的生意也足够他和家人生活,并没有到需要靠别人去“养”。

UUJULY所隶属公司的股权比例,图片来自天眼查。

随后@薛之谦的谦谦玉手爆料称,李雨桐长文中所称自己持有UUJULY淘宝店50%股份一事并不属实。无冕财经查询工商信息发现,淘宝店UUJULY自创办以来一直隶属于上海潮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后者由薛之谦及其父亲薛良园各持股50%,并一直未有任何变更。这与李雨桐文中所述“持有50%股份”相矛盾。

李雨桐与前经纪公司民事判定书部分截图。

而在一份李雨桐与其前经纪公司上海久尚演艺经纪有限公司的官司判决书中,网店UUJULY为薛之谦开设,李雨桐仅是为该网店的女装拍摄照片,自2012年9月起固定领取6000元工资,并无任何职务。

如此一来,抛开薛、李是否在一起过不谈,按照李未持有UUJULY股份、在UUJULY每个月收入6000元来算,其所说的与薛共同承担1000万离婚费一事值得考究。李雨桐何以承担1000万?彼时的薛之谦又是否需要找李雨桐共同偿还?

手握5家火锅店的“段子手”

在许多访谈中,对于以往的艰辛日子薛之谦直言不讳。

2006年,通过选秀节目《我型我秀》出道的薛之谦发行首张同名专辑《薛之谦》,以一首《认真的雪》红遍大江南北。然而由于东家“上腾娱乐”在宣传、资金等资源方面的不均衡,彼时当红的薛之谦逐渐归于沉寂,一度处于“缺钱”状态。

2012年,合约到期的薛之谦决定走“曲线自救”道路,以副业养音乐。于是,带着手上的60多万积蓄,再卖了一套房之后,薛之谦联合好友李渊林开了一家名为“上上谦”的串串香火锅店,前者持股35%。

图为薛之谦参加某综艺节目。

熬过了门可罗雀的初期之后,依靠经济实惠的价格和低调正宗的重庆口味,上上谦火锅店逐渐打开了知名度,再加上薛之谦的明星效应加持,火锅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

目前上上谦火锅店在上海已经扩张到了5家门店,每家店面积都在600平方米左右。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5店共计日均流水稳定在150万左右。如此算来,上上谦火锅店年营业额达到5.4亿元。

随后,薛之谦投入80万自创女装品牌UUJULY,售卖100-300元不等的平价服饰。查询工商信息发现,持有UUJULY一半股份的薛良园为薛之谦之父,与此同时,还是上港外运集装箱仓储服务有限公司的董事。

2014年,薛之谦决定在上海开设首家女装实体店后,随之推出同系列童装品牌UUJULYKIDS。同年,据上文提到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仅网店UUJULY,自成立至2014年6月,累计营业额已高达上千万元。

次年,薛之谦瞄准男装潮牌,推出男装品牌Dangerous People。这家粉丝数直逼百万的男装店在2016年“双11”时一举冲到了淘宝iFashion男装成交第8名,紧跟杰克琼斯、GXG等知名品牌。

可以说,拥有担任企业高管的父亲,坐拥流水过亿的火锅店以及营收逾千万的服装店,在过去几年间薛之谦过得并不“十分惨淡”,“被包养”一说略显牵强。

与此同时,网上流传出一份薛之谦与高磊鑫于2015年9月22日签订的的离婚协议书,二者约定“2016年6月1日前男方首付女方500万元,2016年10月前再付剩下的500万元”。

这种说法与李雨桐的爆料也有所出入。如果离婚协议书为真,薛之谦只需在2016年10月份前付清1000万即可,而从他后来的商业表现来看,这并不是个难题。

2015年,凭借着在微博上写的段子,薛之谦迎来事业的第二春,以“段子手”身份翻红于网络。

知名度暴增,随之而来的是微博粉丝的快速积累。2015年6月,薛之谦新浪微博粉丝约为300万,如今粉丝已超3686万,身价亦翻了不少。根据新媒体企业说的报道,在其微博粉丝约莫为2000万时,就有与他有过广告洽谈的业内人士曝出,薛之谦接一条广告的报价是50万元,和国内一线明星微博广告的报价水平比肩。

薛之谦接下的肯德基广告。

据统计,2016年,除了自有品牌DSP的广告外,薛之谦总共接了40多条广告,包括周大福、银联、康师傅、倩碧、华为等知名品牌。按照50万的广告报价来算,2016年,薛之谦仅靠写段子接广告的收入便高达2000万元。

广告主接踵而来的同时,综艺节目也纷纷找上门来。

接受东方卫视采访时,薛之谦透露,2016年接了将近40档综艺节目。人民网援引某音乐节目艺统W先生的说法称,“薛之谦是我见过在短时间片酬涨得最快的艺人之一,两个月前在电视平台他的报价是20万到50万不等,两个月就涨到了30—60万,最近已经飙到了80万,想想他《我型我秀》之后的通告费才5000啊,这一下子就涨了几百倍。”

而据腾讯娱乐的报道,有业内人士透露称,除了电视台节目,半年上12档网综节目也让薛之谦捞金不少,“他在网络的价格每期均不低于35万,一般的节目在50万之内。不过,薛之谦很多录制都是单期节目,做常驻嘉宾单期会稍微便宜一些,按照打包价走,保守估计12档节目最低400万。”

薛之谦位列2017年中国名人收入第73位。

在此期间,薛之谦还推出了《演员》、《绅士》、《刚刚好》、《初学者》等爆款歌曲,全网播放量惊人。

在2017年《中国名人收入排行榜》中,薛之谦以4390万元的非投资性收入位列第73名。相比于十年前,尽管还比不上其他72位名人,薛之谦也算是来了次咸鱼大翻身,成为了一个自带粉丝经济效应的“有钱人”。

至此,孰是孰非,唯有当事人清楚。

[责任编辑:恋依鱼]

【此文为本站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欢迎任何理性的讨论和争议,如有任何异议,欢迎参与讨论。】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精选图片
    更多图片
    标签
      热门文章
        热门专题
          更多专题
          k资讯APPlogo
          分享
          网页
          返回
          顶部